农民工京港澳救人之后

发布日期:2012-08-02

 认为外界的过多关注打乱了平静的生活,带来压力,希望“回归本我”

  从不买彩票的李川南去年在广东打工时,买了一注双色球。

  他说前一晚梦到了5个号码。

  结果,中了5块钱。

  而今年7月21日以来的这十天,他却“做梦也没想过”。

  从工地钢筋工,到“7·21”京港澳高速救人英雄,此后,慰问、奖励和采访纷至沓来。

  面对突然而来的“另一种生活”,这位来自四川农村的23岁小伙坦言,外界过度的关注让人颇不自在。他希望能“回归本我”,回到那个靠自己双手努力挣钱的农民工,回到以前那种人累心不累、平静踏实的生活。

  农民工的“英雄”T恤

  7月31日,丰台河西再生水厂工程项目部,距离“7·21”京港澳高速那处惊心动魄的救人之地仅一墙之隔。

  天依然下着雨,中午时分,工人们穿梭于宿舍和饭堂之间。

  大多数人身着同一款黄色T恤,雨点打湿了衣服,“7·21抢险英雄团队”的红色字样更显深沉。

  由于下雨,没有活儿干,除了聊天,一些工人在宿舍里玩起了麻将。

  宿舍楼二层,李川南正斜躺在床上玩手机。

  房间有四张高低床,李川南住在进门靠窗的那张下铺。床上有些凌乱,电风扇、衣服、被子、烟盒等随处放着。

  床下,有几箱水果以及几瓶还没喝完的绿茶。床头,一箱苹果开箱了,但没吃几个。

  李川南穿着前一天公司新发的灰色工作服,拉链最上方的衣领处,露出那抹亮眼的黄。

  “不想被别人看到,所以找件工服穿在外面。”他说,只是T恤是纯棉的,穿着舒服。

  10天接受三四十次采访

  7月21日,在京港澳高速南岗洼路段,河西再生水厂项目部152名农民工在暴雨中,用麻绳和救生圈救出200余名被困者。

  《京港澳高速农民工勇救被困者》、《农民工雨中救险堪称“中国脊梁”》……一篇篇报道被大量转载后,慰问、奖励纷至沓来。

  项目部所在的久安公司奖励每名救人农民工200元。

  7月28日,慈善家李春平来到工地,给每人送上2000元“红包”,并发放印有“7·21抢险英雄团队”的黄色T恤。

  7月29日,60多位京港澳高速被救人员,来到工地向农民工致谢。

  7月30日,崔永元宴请152名救人农民工,韩红赶来献唱。

  “房里的水果、绿茶都是慰问送的。”李川南说。

  与此同时,各路记者对这些救人英雄保持了持续关注。

  “这辈子第一次上电视,跟记者说那么多话。”一名工人说话时难掩兴奋。

  从没接触过记者的李川南10天内接受了三四十次采访。“可能我救人时脚受伤了,大家比较关注吧。”他笑着说。

  在那次救人中,他的右脚被铁丝扎了两个洞。现在虽拆了纱布,但走路还是不便,发力就疼。

  由于看不到报纸,他并不知道这事儿对自己带来多大影响。直到前几天他和老家的父亲通电话,才知道当地政府已派人去他家慰问。

  一天一包烟的他,之前都是抽5块的七匹狼或5块5的南京。最近几天,他抽上了10块钱一包的红河。

  他说,因为有很多记者来采访,他会主动给记者递烟,“烟太差了不好”。这样双方抽着烟,就像跟朋友聊天说话,轻松点。

  过多的关注带来压力

  尽管不再像第一次接受采访时那么紧张,但对着记者,李川南还是不停地调整坐姿,不时抱歉地说,寝室有点脏,床上太乱,然后拖着还不太利落的右脚,开始收拾。

  遇到不太会回答的问题,他会低下头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“我不知道怎么说”。紧张时,他还是会把双手放在膝盖上,下意识揉搓自己的裤子。

  “你们不在这时挺自在的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”李川南笑着对记者说,自己平时话挺多的,但现在媒体报道和各种慰问有点多,让人觉得不自在。“我们就是做了一件该做的事情,不希望外界再给予太多关注和压力。”

  也有工人表达了同样的观点,外界的持续高度关注让他们的心情有点兴奋,但接受采访一多也会疲惫,“同样的话要重复好些遍。”

  工地施工队队长杜金荣说,这些农民工当初救人,是发自良心做的好事,没想过图任何回报。项目负责人孙巧玲也说,大家的未来还是要靠自己的双手来继续创造,应让工人尽快回归平静的生活。

  杜金荣有一个设想,今后如果再有企业或个人送来慰问品和钱财,是否能以农民工的名义把这些财物直接捐给更加需要帮助的人。从昨日开始,项目部已组织部分工人开会,并就是否同意该提议进行签字。至昨日下午,已有10多位工人签字同意。

  梦想凭双手挣钱开店

  面对这10天的“另一种生活”,李川南说,这只是暂时的,“我还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工。”

  因为家境困难,2004年,15岁的李川南开始四处打工。近几年,他每月会存1000多块钱,过年回家时给父亲。

  李春平给的2000元“红包”,他打算买部手机,剩余的寄回家。

  李川南说,去年花500多元买的手机,在救人时被水泡了,回来后虽然用吹风机吹干了,但经常死机。发红包的那天下午,他揣着1500块钱来到杜家坎附近的一个联通营业厅,看中了一款全触屏手机,但因为要价600多,没舍得买。他的心理价位是四五百,“如果家里没那么大的负担,我也想买个好一点的。”

  “从来也没想过救人能改变自己的生活。”李川南说,物质奖励和慰问只是说明对农民工的认可,人还是要凭着自己的双手努力挣钱。

  “上工的时候很累,但人累心不累。”在李川南看来,曾经普通但平静的日子才是他最向往的生活,早上5点起床,5点半上到10点半,下午3点上到7点。回到宿舍后冲凉睡觉。闲时和工友斗地主、打麻将,要不就是开开玩笑“摆龙门阵”。

  他还怀揣一个梦想,干几年存点钱,然后开个饭店,地点会选在广东东莞。店不用太大,主要做快餐和大排档,那样生意也好做一些。

© 2001~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内容已经申请保护,不经授权不得使用
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在线客服 | 电话:010-57468588  010-57468589  | 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 8:00-18:00


Powered by ShopEx v4.8.5 |Gzip enabled